天地一逆旅,同归万古尘。

我是一朵不起眼的小花
在泥土中吸收养分
纵使长不成遮天大树
但有我独特的风景

当时光发黄冻结,是否还记得每个秋天刻骨噬心的思念?